大鸡巴骚逼

页面加载中...

云掌财经,让你更懂投资!

上证指数

深证成指

创业板指

上证50

打开APP

“肢解”网络互助?是慈善的归慈善,是保险的给保险!


网络互助的“瓜”还没吃完,监管督促的声音便已频繁释放。

4月16日,在银保监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监管又一次就网络互助发表了态度。在谈及网络互助关停潮时,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表示,一方面要看到网络互助的正面作用,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其潜在的风险。

虽然这一次监管肯定了网络互助存在一定的正面作用,但从风险来讲,网络互助所暴露的风险依旧是监管所不能容忍的。

为此,肖远企明确表示:“是慈善就归于慈善,如果打着互助旗号从事金融业、保险业,就偏离了互助的本质,需要纠正。所有的金融活动都必须要‘有证驾驶’。”

网络互助“无证驾驶”

与保险PK抢“流量”

“无证驾驶”,网络互助最尴尬的话题,也是造成网络互助“名不顺言不正”的根本所在。说到网络互助,近年来人们对其并不陌生。尤其是从2018年下半年,相互宝的“崛起”,更是引发了一系列“互助潮”。

美团、360、百度等多个平台上线了自己的互助窗口,就连曾经默默存在,甚至“被忽视”的水滴互助、轻松互助等大型互助平台也开启了“第二春”,大张旗鼓地站在了市场面前。

一时间,网络互助被很多人拿来比照保险,甚至有人将网络互助当作保险来使用。更有平台借这个时机积累了千万人的流量池。这个基于“社会公益”而诞生的互助市场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不断壮大,出现与保险并驾齐驱的势头。

但不同于保险的本质,网络互助一直游走于监管界定的边缘。从保险角度来讲,网络互助的运行,不仅是“无证驾驶”,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分走了保险的“蛋糕”,令保险用户流失。

保险对互助的态度,从抢占客户这一件事情上,或许就有很大的“积怨”。更何况,网络互助游走在监管的边缘,其合规性备受争议。保险自然也不甘心网络互助借“类保险”的名义,给互助增加“点击量“。

为此,“保险pk互助”的战役,一直在持续中。

“互助”虚晃一枪

流量下沉更重要

其实,网络互助平台自已也明白自己的定位。“无监管”终会成为网络互助被“击垮”的缘由。为此,在很多网络互助平台的身边,多数会有一个有“身份”的平台作为转嫁方,而这个平台多与保险有关。

例如,在相互宝的背后,有蚂蚁保险存在;而蚂蚁保险则是一个有着保险代理牌照的“正规军”;在水滴互助身旁有水滴保存在;在轻松互助身旁有轻松保存在。

从出发点及用途看,或许开辟流量池,为拓展其他业务才是主要目的。“一人生病,众人分摊”或许仅是一个诱人的靶子。

毕竟,流量带来的经济效应,在当下的经济发展中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因素。无论是抖音、还是微博,“大V”效应下的利益不可低估。

2019年8月,相互宝会员人数近亿人时,相互宝也曾向保险公司伸出“橄榄枝”,宣布向保险公司全面开放合作。这一信号的释放,足以体现出要“流量落地”的意愿。

但流量的积累,是以风险为代价的。无监管的网络互助,对于会员来讲,始终没有正规的保险保障可言。

为此,基于网络互助越来越被“神化”的现实,监管必须出手提醒警示。

监管出手点拨

网络互助扼腕悲情?

2020年的一篇监管文章,点醒了很多人。

据悉,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在《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》中表示:“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,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,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,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。”

无监管,也就意味着无风险兜底者,也就是说,分摊的资金可能换不回所求的保障,一切或许只是一场空。

在这篇文章中,监管击中了很多非持牌机构经营保险类业务的痛处,其中就包含那些曾经与保险“一线之隔”的网络互助,如相互宝、水滴互助。这一明确的监管态度,让一众网络互助平台看清了自身的位置,纷纷跳出来“示好“,希望迎合监管、遵从监管。

2020年开始,网络互助紧急转向。

2020年8月

百度灯火互助在推出10个月后宣布关闭下线,44万人的“集会”宣布解散。

2021年1月

美团互助发布公告称,因业务调整,于2021年1月31日24点正式关停。

2021年3月24日

轻松互助官方突然宣布关停,关停后,对于关停前符合互助条件的会员,将核定合理的互助金额进行最后一次均摊,同时所有会员健康服务权益继续保留。

2021年3月26日

水滴互助宣布于2021年3月31日18点正式终止互助计划。

2021年3月30日

悟空互助宣布于4月30日前完成赔案,并关停悟空互助社,届时,如会员账户内有余额,将按原支付渠道退回。

一个又一个互助平台关停后,网友们炸锅了,直呼“我分的钱白瞎了,被骗了”。而且监管也曾表示,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和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,是其关闭的主要原因。

如今,再看当下最大的互助平台相互宝,也表示正在商讨整改方案,不排除未来有关停的可能性。而且从其分摊金额以及会员人数看,也已大不如前。

数据显示,在相互宝4月第一期的分摊中,分摊金额已到6.42元,且分摊人数只有9265万人,相较上一期减少了198万人,而对应的帮助人数上涨至4000人以上。对比2021年1月份的第一次数据,当时相互宝的总体用户数量是1.01亿,当期帮助的人数在3600人以上。也就是说,短短3个月当中,有超过830万人选择退出。

无论如何,现在坚守的网络互助越来越少了。

网络互助走到了尽头?壮士扼腕,悲歌一曲?也许吧。

2021年3月26日

独家观察 | 水滴互助也关闭,网络互助兵败如山倒?

2021年4月3日

网络互助关停潮起,互助“老大”也讨论去与留!保险如何绝地反击,收复失地?

End

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
此内容不代表云掌财经观点、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47 打赏

评论

暂时还没有评论哦~~